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文章来源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作 者李慕白
华商韬略出品ID:hstl8888
音 频点击小程序边听边看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2019年3月的一天,圣农集团创始人傅光明接到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是公司主管种鸡生产的总经理刘亚彬,他为傅光明带来一个坏消息:美国供应商威胁要断供。

一旦种源断供,以肉鸡养殖为主业的圣农集团,可能会很快停摆,但傅光明的回答却是:“让供应商十分钟之内离开圣农”!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1945年,美国农业部发起了一场选美比赛,选手都是鸡,名字也很奇葩:“明日之鸡”。

选拔标准并不复杂,长得快、肉多且优质。这场比赛持续了三年,最终的冠亚军分别是科尼什鸡与新罕布夏红鸡的杂交鸡和白洛鸡。

比赛只迈出了一小步,育种爱好者很快又找到了肉鸡培育的新思路:将胸肌肥大的科尼什鸡与产蛋、产肉量高但胸部发育偏窄的白洛鸡杂交,选育出新的肉鸡品种:白羽鸡。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白羽鸡投入成本低,生长速度却极快,只用40天,体重就能超过2公斤,受到快餐店的格外青睐。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开始引入白羽鸡,此后,白羽鸡逐渐占领了国人的餐桌。2021年,中国鸡肉产量约为1743万吨。其中,白羽肉鸡产量达到1020万吨,占比达到58.51%。

傅光明创办的圣农集团,主业是白羽鸡的生产及肉类食品的深加工,在2021年,公司养殖产能已接近6亿羽(禽类计量单位,等于只)。

单从数量上看,圣农已然是亚洲最大的白羽鸡生产基地,但在2019年之前,庞大的圣农却有个短板,种源命脉并没握在自己手里。

和一些高科技领域一样,中国养殖业也存在“卡脖子”的问题。美国的科宝育种公司和德国的安伟捷育种公司,拿下了全球95%以上的白羽鸡种苗市场。中国的白羽鸡养殖企业,只能仰人鼻息。

为牢牢把种鸡控制在手里,两家公司费尽心思。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赵桂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国外给的种鸡都是单性别的,比如说只给母鸡,却不给纯系的公鸡,自己还是繁殖不了”。

白羽鸡的育种,并不是“鸡生蛋、蛋生鸡”那样简单,而是要经过“纯系原种鸡-曾祖代种鸡-祖代种鸡-父母代种鸡-商品代鸡”的逐代繁育流程。国外企业卖给中国的种鸡都是祖代鸡,但只有纯系原种鸡和曾祖代鸡才可以留种繁殖。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种源受制于人,中国的白羽鸡养殖者们没少受窝囊气。

首先是价格由人家说了算,从20世纪90年代,种苗的价格就一再上涨,从6美元,到10美元、20美元,甚至一度涨到37美元,而中国养殖企业却完全没有议价能力。

其次是,想买多少也得由对方决定,企业无法自主规划自己的产能,傅光明有个深刻的记忆:“有一年中国市场只需要100万套鸡种,但对方非要卖给你150万套”。那些多孵化出来的白羽鸡卖不出去,损失只能由企业来承担,“搞得中国养殖户都精神紧张”。

还有,明明是种苗出了问题,导致养殖企业损失,但对方却不管不顾,只留下一句“从自身找问题”。

更让中国企业难受的是,对中国白羽鸡产业来说,一旦供应商有风吹草动,都可能是致命的打击。2015年,美国曾出现严重的禽流感,种源被迫断供了半年之久,中国的白羽鸡产业一度走到崩溃的边缘。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不甘总是被牵着鼻子,傅光明决心打破这种现状,但正当种苗研究要取得进展之际,供应商却跑来兴师问罪了。

对方的态度很强硬,如果不停止研发种苗,就立即断供。傅光明也犯了难,他希望对方能给出半个月的时间,以便在公司内部开会讨论。没想到对方反而愈发咄咄逼人:“只给你半个小时”。

时间紧张,傅光明无暇多想,他先后打电话给公司负责自主育种计划的郭怀顺和肖凡两人,向他们两个提出一样的问题,一是现在不从国外引进鸡种,我们有没有办法解决?二是10年甚至是20年后不引进,我们自己能不能培养出来?

在得到两人的肯定回答后,傅光明有了底气。对方的嚣张气焰,使傅光明越发觉得核心科技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他立即打电话给刘亚彬,给供应商下了逐客令,明确圣农绝不会停掉种源研发。

说出那句“请十分钟内离开圣农”后,傅光明别提有多爽了,被压迫了三十多年,终于解脱了。但他也知道圣农已然没了退路,必须要打赢这一仗,攻克白羽鸡产业链上的核心一环。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农业农村部鸡遗传育种重点实验室主任李辉,曾用三个词来概括白羽鸡的育种:项目难度大、周期长、风险高。

由结果来倒推,李辉的说法并不夸张。按农业农村部的要求,白羽鸡种苗的研发需要经过四代培育,即曾祖代、祖代、父母代和商品代,每一代的遗传性状稳定后,才能进入下一代的研发。

每个世代的培育周期大约需要500天,即便是研发顺利,也需要4-5年的时间,才能培育出种苗。关键是,每一世代的研发都充满不确定性,稍有不慎,巨额投入就有可能打了水漂。

在20世纪80年代,国内就有企业开始白羽鸡的育种工作,但砸了二十多年钱,却没有掀起太大的浪花,最后因禽流感和成本等因素终止了。

也正是因为风险太大,当傅光明向董事会提议要进行种苗研发时,遭到了一致拒绝,而且是连续拒绝三次。

董事会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种源的研发是“0收入、大投入、无底洞”,还不如老老实实从国外进口种苗,坐享利润。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军人出身的傅光明,股子里的倔劲涌了上来。

从2011年,傅光明便开始满世界搜集各个品种的基因,为自主研发做准备。2015年,美国禽流感而导致的断供,彻底触动了傅光明,让他觉得必须要加快行动。

于是,他在公司内部下了死命令:“种源的研发再难,也一定要推进,做成!”。

尽管按住了公司内部的不同意见,但傅光明还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缺人才。他把当时国内的相关人才盘了一遍,最后发现真正从事过白羽鸡育种工作的只有三位。

傅光明决心硬着头皮一位位去请。当找到郭怀顺时,这位三十年前就从事白羽鸡种鸡研发的育种专家,清楚地了解其中的难度。已经退休的他,不想再为此事儿劳力费心。

但傅光明的一句话打动了他:“我们办企业积累了这些财富,个人花是花不完的,应该为这个国家这个行业做点事”。

尽管已然心动,但郭怀顺还想试试傅光明的决心,他一口气罗列出了七八十个条件,包括资金、设备、人员等。

没想到,傅光明全答应了。

在郭怀顺的清单里,有一项最难办的,便是要建设一个育种实验基地。基地的要求可以用严苛来形容,方圆五公里内,既不能有人,也不能有鸡,以杜绝任何可能的干扰因素。

最后,傅光明愣是在福建光泽县大青村的深山里,买下了一千多亩的土地,建设起研发基地。整个基地全封闭管理,所有人进出都要经过层层审核与严格消毒。用郭怀顺的话说:“即使在山里,也做到了一只老鼠都进不来,一只小鸟都落不下脚”。

傅光明在集团内部甚至表示,“深圳是中国的特区,种源团队就是圣农的特区,种源团队要什么给什么,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设备就给全世界最先进的设备”。他们的KPI只有一个:“培育出不比国外企业差的种苗”。

而为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育种工作一直在悄悄进行,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傅光明在接受财经作家吴晓波采访时透露,2019年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写了提案,其中提到圣农在做白羽鸡种鸡研发,被人民日报登了出来。看到这一消息的供应商却极为震怒,直接拿着报纸找到了刘亚彬,于是便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在今年10月份的重大会议上,身为与会代表,傅光明留下了一段话:

“我做企业四十年,最大的体会是,没有高科技、没有核心技术,企业越大倒闭得越快。而未来国家与国家、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将主要体现在产业链和产业集群的竞争。”

也正是沿着这条路,圣农集团以产业集群的方式,打造了一条从育种到下游食品深加工再到终端消费者的全产业链。通过用工业方式做农业,圣农拥有了6亿羽白羽肉鸡产业集群,以期实现高投入、低风险、高产出的规模化科技农业。

这条路,傅光明和圣农走了近四十年。

1983年,尽管父亲明确表示反对,30岁的傅光明还是做出了那个决定,辞去武装部的稳定工作。

那一年,原劳动人事部和国家经济委员会联合下发了一个通知:《关于企业职工要求“停薪留职”问题的通知》,以“留职停薪”保留铁饭碗的方式,鼓励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职工下海创业。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创业初期,傅光明成立光泽鸡业有限公司

傅光明决心投入商海,他选择的方向是养鸡,起因是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湖南某县一位姓唐的乡镇干部下海当养鸡专业户,鸡养56天就能长到1.5公斤”,而中国本土鸡的养殖周期大多在4-6个月。

这让傅光明心动不已,他拿着从银行贷来的两万元,从福建跑到湖南,买了300颗种鸡蛋。但他并不知道自己买的种蛋,大多过了孵化期——300颗蛋只孵出一只小公鸡。

尽管损失了上万元,傅光明却不想就此放弃。听说有一个叫做白羽鸡的品种长得快,他又马不停蹄跑到上海买了600颗种鸡蛋,最终有300只小鸡破壳而出,傅光明人生的大机遇来了。

靠着这300只鸡,傅光明的养殖场逐渐打开了局面。但当时屠宰工作主要靠人工,傅光明觉得人的变量因素太多了,食品安全和品质都难以保证。这让他感到:企业要做大做强,必须要借助现代化的设备。

1992年,傅光明花费上千万元,从荷兰引进了一套设备,可以实现屠宰、分割、包装等一条龙作业。也正是这一次的现代化改造,为圣农的快速发展铺开了道路。

一年后,肯德基进入福建市场,想要在本地寻找鸡肉供应商,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一筹莫展之际,却意外从海关那里得知,光泽县有一家养鸡的企业,从荷兰进口了设备,这引起了他们的好奇。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从香港出发,肯德基派出了一个考察团到圣农。看到那些全自动的设备后,肯德基与圣农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除了明面上的营收外,肯德基也为圣农提供先进的屠宰加工技术、国际化的生产标准和先进的养殖理念。

从此,圣农进入发展的快车道,陆续成为了麦当劳、德克士、汉堡王等连锁品牌的供应商。

但大起来的圣农,却一直没有跨界,而是围绕产业链深入布局,比如进入饲料加工、动物疫苗、食品深加工、冷链物流等行业。

这里面有着傅光明对企业经营的思考,一是全产业链布局,才能保证品质,二是企业要永续经营,只能靠专业化道路。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傅光明常常讲的一句话是“民以食为天,做食品就是做良心”。他深知做农副产品,最大的风险便是品质。一旦产品出现质量问题,对企业可能就是灭顶之灾。因此,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最好都自己来做,做到全程可追溯。

在圣农集团的每个厂区门口,都会立有一个警示牌:1983年4月20日至今圣农已无食品安全事故*****天。警示牌上的数字,每天都会增加,而这个数字至今已经超过14000天。

在把品质视为企业生命线的同时,傅光明也坚持把专业化作为企业经营的重要法则。在他看来“一个企业根本战略缺失,才会导致企业家无法抵住多元化经营诱惑,唯有专业化才能在最擅长的领域独领风骚,才能走得更远,才是企业成功的法宝”。

傅光明有个“三不投资”原则,第一个原则便是离开鸡的项目绝不投资。目前,圣农已经成为全球白羽肉鸡行业产业链最完整的企业。

圣农的业务,决定了其基层人员构成中养殖工占大多数。在圣农创建之初,养殖场的工人闹情绪撂下挑子就逃跑,没有标准,没有规范,严重影响业务的正常发展。

傅光明把军人作风带进养殖场,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员工每天要六点起床,宿舍晚上会在10点固定熄灯。而在上班时间,要坚守岗位,不能随意离岗、串岗,同时对员工奖勤罚懒、奖优罚劣。

在实践过程中,傅光明逐渐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理论:“人的情绪化成本”。在他看来,一旦工人的情绪低落,就容易出差错,而这些损失最终还是企业买单。作为管理者,最重要的就是让员工情绪保持最佳状态。要不然,公司每年损失可达数亿元之巨。

除了最基本的从不拖欠工人薪资外,在圣农的养殖场中,有很多的夫妻工。每一批从进场到出栏大约42天,员工是要和鸡同进同出。“期间,如果家里出事,夫妻在一起就好解决,要不然就会影响到工人情绪”。

2019年8月,前前后后花费14亿元资金后,圣农终于大功告成——公司成功培育出种源鸡,并在2021年获得了农业部颁发的可正式对外销售种源鸡的牌照。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目前,圣农共培育出11个品系和一个配套系。过去3年,圣农养了近20亿羽鸡,经过1000多批次和国外品种的对比试验,“圣泽901”父母代种鸡的所有指标,都好于或等于国外白羽肉鸡。

2022年以来,圣农推广新品种父母代400多万套,预计全年将推广父母代770万套,占全国10%-15%的份额。目前,圣农已建成2000万套父母代产能,计划在2025年实现2000万套父母代鸡销量,达到国内40%的市场占有率。

卡在中国养殖业脖子上的手指头,终于被傅光明一根一根掰开了。

在圣农的下一个五年规划中,傅光明计划将圣农的产能翻一番,达到4000万套父母代,做到80%的市场份额。同时实现向国外出口,参与全球竞争。

在解决卡脖子问题后,傅光明将公司的管理交给了女儿傅芬芳。有人问他成功的经验,他说:“我没有那么多经验可分享,我只是坚持不懈地养鸡,人的一辈子精力有限,能做好一件事就很不错了”。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1]《傅光明:深山里闻鸡起舞》第一财经

[2]《傅光明,我不是中国鸡王》南方人物周刊

[3]《撕开一条千亿肉鸡生意的伟大裂缝》经济观察报

[4]《美国上门威胁断供“芯片鸡”?他霸气回应:请你十分钟离开》吴晓波频道

[5]《中国白羽肉鸡自主育种实现零的突破!打破国外种源垄断 百姓餐桌将有怎样的变化?》央广网

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THE  END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文章来源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版权声明:爱寻匿 发表于 2022年11月25日 19:55。
转载请注明:面对卡脖子威胁,他向美国人说:十分钟内离开我的公司 | 爱寻匿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